春和景明

花涧:双花古风中短篇(尾声)

尾声
突围的战事才更加的不顺,两个人都饿了好几天,围困重重,解决了一个,还有更多的敌人。张佳乐看着已经无法挽回的局面,咬了咬嘴,手一伸,一朵火苗欢快的腾起。
那朵火苗跳得热烈,孙哲平盯着他,突然伸出手来,握住了张佳乐的手,眼神里满是坚决。
“你还是想起来了。”张佳乐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行。”孙哲平坚决制止。
张佳乐摇头,火苗越烧越旺,包裹了他整个身躯。
敌军成片倒下,很快化为灰烬,孙哲平带着一团火,终于突围。
张佳乐身上的火焰熄灭了,整个人没了力气,倒在孙哲平怀里。
孙哲平横抱起他就跑:“我带你去找医生。”
“没用了……”
“你上次这样最后不是活下来了吗!”
“上次已经伤着根本了,只是捡回了一条命。”张佳乐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孙哲平,你停下,陪我一会儿。”
孙哲平还是顺了他的意思,抱着他坐了下来。张佳乐的声音太小了,孙哲平捧起他的脸贴在自己耳边,才听见他说了什么:“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忘了我,死了没人上坟可不行啊。”
“闭嘴。”孙哲平搂紧了他。
张佳乐笑,伸手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什么东西递过去,孙哲平接了,是那另外一块玉佩,就摸出自己的一块和它拼在一起。
贴近也听不见声音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嘴型,知道他是在叮嘱:“别丢了。”
“不丢,你要好好的。”
张佳乐没有回答,倚在他怀里,那双眼睛先暗了下去。
炽热的火焰之前烧伤了他的眼睛,这会儿,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是还不甘心,动了动手指,孙哲平会意,拿起他的手按在自己脸上。只不过冰凉的手指也没有力气去摸索他的脸了,孙哲平低下头,轻轻擦干了张佳乐眼角的泪。
“别哭。”
“你把我……”
被握住的冰凉的手突然就没了力气,崩塌一样滑落下去,又被握紧了,轻轻地放下来。
两块玉佩合成了完整的一个,中央一朵华丽的山茶花,开得灿烂。
怀里的人渐渐失了温度,嘴还张着,像是有没说完的话,不过孙哲平知道,他是想说:“你把我带回花涧。”
后来,孙哲平将军因为平定叛军不力,引咎辞官。
后来,花涧开阔水面的渡口,常常有人看到一个眉目坚毅的汉子,划着船从远处游来。
—————————————————————————
《花涧》到此完结,中短篇嘛,用不着太长×
一会发个整理版!我是多么贴心!
虽然没有多少人看,但是我还是得说……
我是不是忘了说这篇文是BE了……我仿佛已经看到迎面飞来的刀片了QAQ
以及如果我以后不再高产了还会有人爱我吗!(本来就没有,我走_(:_」∠)_)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