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和景明

花涧:双花古风中短篇(05)

上篇是现在,下篇是十年前。
——————————————————————————
05
花涧之中,日子过着过着就忘了时间了,也许这就是张佳乐从来不会去算又是几天过去了的原因。
他只要每天划着船,在整条花涧里转上一圈,这几乎就是他全部的生活了。
但是今天,他刚刚到了源头,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见他划着船来,还打了个招呼。
“回来啦。”张佳乐招呼他上船。
孙哲平不觉得他用“回来”这个词很恰当,但也确实,经历了无数次战争的他到了这里,就有了一种回家般放松的感觉。
还是那座小屋,花茶和鱼的味道也没有变,张佳乐算准了他一定会回来,甚至还为他专门备了一件房。变的只有孙哲平的心态,他没有那么想离开了。
还是七天,第八天清晨,两个人都起得很早,张佳乐看见孙哲平,就对他说:“走,我送你出去。”
以后很久,一直都是这样。
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花涧的源头,张佳乐载他上船,孙哲平住上七天,在第八天清晨被张佳乐送走。
夜晚的花涧安静得可怕,星星浸在水里,和水面的花瓣一起柔柔地摇,小屋里点着灯,灯火不大,却胜在数量多,把屋子里照得暖暖的亮。
两人摆弄着自己的武器,安安静静地对坐着。
墙上的灯噼啪地响了一声。
张佳乐抬头,看着孙哲平问:“你只要有空就会回来吧?”
“嗯。”
“我说呢,”张佳乐笑了,突然问道,“你会忘了我吗?”
“不会。”
手被握住了,张佳乐抿了抿嘴,硬扯出一个笑容,心里好像翻江倒海。
你早就把我忘了啊。
——————————————————————————
05
旧王朝终于覆灭,起义军首领登基称帝,孙哲平还是他手下第一员大将,全朝武官之首。
尽管新王朝百废待兴,但将军必不能亏待了兄弟,孙哲平择了个日子在将军府设宴,犒劳自己手下的将士。
侍卫来报:“将军,外有一少侠求见,自称是叫张佳乐。他还让我给您这个。”递过来的是一枚半月形玉佩。
孙哲平流露出满意之色:“快请进。”
张佳乐进来就坐在孙哲平身边,两个人相视一笑,默契不言自明。
曾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也触了功高震主之嫌,加上边疆尚未平定,孙哲平几乎从未回过京城,而他的身边,也从未少过一个张佳乐。
西北边疆的月亮是冷的,刀刃一样,远不像花海之上那如玉的温润,张佳乐看着天空,叹了口气。
“想家了?”孙哲平搂着他肩膀。
张佳乐倚在他肩上摇摇头,过了一会儿,没有看他,只是问:“你会忘了我吗?”
“不会。”
搂着人的臂膀收紧了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