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喻小花

失踪人口回归,先整理之前码的文√

【搞事】梦间集众的英文名字(2)

继续喊出我们的口号:一切试图翻译梦间集的行为都是搞事情!
鉴于上次没有被打死,我真的出了第二期
嗯……快帮我想想还有谁(花式骗评论)

绿竹棒:The green banboo(绿色的竹子……嘛×)
【其实叫forgive也不错的×】
倚天剑:The sky depender(天的依靠者?)
屠龙刀:The dragon killer(屠龙……嘛)
【cp感满满!为了cp感放弃了倚天的更好的翻译方案……】
归一剑:Come to the beginning(回到开始)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秋水剑:Autumn stream(秋天的溪流)
【没有cp感!不开心!】
玉箫:The vertical bamboo flute
【这个是百度的,他说箫爸爸是竹子我就很不服了,以及,箫还有一个英文就是Xiao……】
青光利剑:The sword with blue light(一把有蓝光的剑)
【似乎没有青色这个词啊……】
紫薇软剑:The soft sword of Ziwei star
【相信我紫薇一定指的是紫薇星不是尔康家的那个×】
玄铁重剑:The sword made of darksteel
【百度是我抓狂,这个玄铁跟我们想的那种铁材似乎不是一种东西……】
木剑:The wooden sword
【我知道你不是木头做的但是我就是直译了怎么样!】
妙手白扇:The tricky white fan(变戏法的白扇)
【来啊空手变金鱼×】
银缕拂尘:The silver whisk(银色的拂尘……)
冰魄银针:The silver needle of ice
【冰魄这里好像语法有错误……我方×】
金铃索:The ribbon with golden bells(有金铃铛的带子……)
御蜂:Bees player(和蜜蜂玩的人×)

好想要小师侄啊……

求助首页各位大佬:
目前的情况是天罡16/50,最多打8个灯笼的本,10个的打不动。而且体力似乎不太够了……
问:我有没有希望在活动结束之前接天罡回家,大佬们有没有攻略QAQ

【搞事】梦间集众人的英文名字

梗源某语c群里有人喊了我happy。因为happy=喜悦=曦月×
尽量专业翻译,但英语水平有限,还是仅供娱乐吧……
顺序随机,可能有下一章×
请勿殴打作者!!!

无剑:Without sword/Swordless(第二个是群里飞燕说的)
天琊剑:The sword of thunder(神雷之刃)
合欢铃:The bell of lover (恋人的铃铛)
【合欢这个和她的铃设结合起来了,想不出其他的。】
天罡剑:The star(道教里有三十六天罡星,天罡又是年轻一代中星星般耀眼的角色)
浮生剑:True or fake(真真假假)
曦月刀:The sword of sun and moon(日月之刃)/The sword of day(白昼之刃)
孤剑:The lone sword(孤独的剑)/The sword of night(黑夜之刃)
【我喜欢第二个,有cp感】
飞燕:Swallow–liked darts (像燕子一样的飞镖)
灵蛇:Snake–liked stick(像蛇一样的手杖)
【夹带私货真开心,cp脑使我快乐。有没有发现燕燕和尊上都是s开头的×】
圣火令:The token of fire(火焰的象征)
【这个翻译成明教的象征会不会更好?明教怎么说?】
白虹剑:White rinbow(白虹……嘛×)
柳叶刀:Willow leaf(柳叶……没有刀×)

事实证明,一切试图翻译梦间集的行为都是搞事情。
好了我们下期再见×

【梦间】你的名字是最动人的情话

又名:CP脑听个语音都能听出糖来×

梗源第七章,秋水念归一名字语气真是dguhff!%#—我听了好几遍×××
无剑视角,女性设定,专门来吃狗粮的。
掉落:全真师兄弟,至尊组,昆仑主仆组,唐刀组,明教组。tag不好打其实都是无差……小尾巴圣火无剑友情向。
——————————————————————
“此话当真?”
“绝非痴人说梦。”
无剑愕然,这等语调给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况且那声音虽然温和,却带有一种不容反驳的骄傲。
“敢问掌教尊姓大名?”
“归一。”
心下了然。
秋水念这两个字时的语气温柔而认真,似乎是反复酝酿了情感才吐露而出。发音清淡的字实在是适合这个水一样的青年,没有过多夸张的表达,但是总觉得他就要笑起来了。
她听过许多人用不同的语气相同的感觉来念一个名字。
最开始是“怕是要让屠龙笑话了”。
倚天那个总想与他一决高下的兄弟是真的让人无奈,无剑心想。倚天确实也总是躲着屠龙,可只有惜败的时候叹一口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名字。无奈是有,但更多的是不情愿。倚天不愿意输,更不愿意输给屠龙。
不过真的被屠龙拉出去切磋的时候,他也是乐在其中的。
后来是“对于尊上而言,我应该是更有有用了吧。”
毫无保留的憧憬。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飞燕膜拜的是皑皑昆仑山,而不仅仅是昆仑的主人。然而无剑明白,他的眼里始终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他从来没有直接呼唤过灵蛇的名字,但是这一个独一无二的尊称却显得比任何一种直呼其名的方式都要亲昵。
在绝情谷的梦境中,孤剑做了这样的介绍:“我们二人,是民间传说中的唐刀化形。一为剑形,名为孤剑,一为刀形,名为曦月刀。”
孤剑是压着声音把“曦月刀”这三个字说出来的,语气平淡无奇。
但是无剑能感受到他的克制。在冰封的湖面下流动的岩浆马上就要喷涌而出,那是昼夜永隔时刻骨的思念,在这如曦月一般的白昼中每多停留一秒,这份思念就加深一分。
无剑有些心疼他。
后来这二人重逢,无剑突然觉得该心疼的是自己。
旅途中有的路也轻松,能听到白虹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圣火,你还是那么顽皮。”
堂堂明教教主,被白虹叫成了一个小孩子。语气中颇有些理所当然,似乎这份亦正亦邪的气场就该是他们明教的风度。
但又不像是面对不懂事的孩子那样纵容,圣火会把事情做成什么样子,白虹心里有数,也无须提点他。
心中那一致的对光明的追求,他们还真是丹心如故。
当然,喊别人名字的也不止是别人,无剑自己也喊。
“圣火!你给我过来!又出去撩妹了是不是?只顾撩妹不顾下本,到死了都抢不到绝杀,这图我们还推不推了?今天我不把你两只眼睛打成一个色我就不姓无!”
“姑奶奶,你本来也不姓无啊……”

——————————————————————
碎碎念: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圣火无剑互怼友情向……然后那种谁先脱团谁是狗的感觉,超级有趣×××
——————————————————————
语音出处:
秋水:主线剧情全真之变
倚天:战斗失败语音
飞燕:开花语音
孤剑:活动剧情昼夜的彼端
白虹:个人剧情
无剑:好不容易借来列表的圣火却没开绝杀就死了的我……

嗯,还是这张图。
对不起但是我停不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预备——唱!
天罡对我眨眼睛~
无剑唱歌给我听~
我是一个努力工作
还不粘人的老器灵~~~
别问我从哪里来~
也别问我到哪里去~
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儿
献给我的小师弟~~~
师弟叫我来巡山~~~
我把终南转一转~~~
摆起我的阵呀拿起我的剑~~~
生活充满节奏感
师弟叫我来巡山~~~
抓个魍魉上南山~~~
这山涧的水无比的甜
不羡鸳鸯不羡仙~~~~

秋水!你把剑放下!有话好好说hdja!…)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又名:论阴阳师和梦间集的兼容性

晴明:我不记得从前发生的事了。
无剑: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原来只有失忆才能成为主角啊!)

茨木:挚友是最强的男人!挚友快来和我切磋一场,让我败在你手上!
酒吞:红叶红叶红叶……
屠龙:倚天,这回定能胜过你了!
倚天:剑道剑道剑道……

判官:在下对阎魔大人忠心耿耿,不会违抗大人的命令。
飞燕:我对灵蛇尊上忠贞不渝,尊上的任何要求我都会执行。
阎魔/灵蛇:妈的呆子。
(所以白发高马尾+眼罩是忠犬系男朋友的标配?学到了!)

大天狗:追随大义!为大义献身!
青光:我对正义的追求……

萤草:你说谁是奶?
合欢:你说谁是奶?
(达成共识.jpg)

一目连:我会守护大家,哪怕牺牲我自己。
柳叶刀:只要大家能好好在一起,我自己没有关系。
(柳叶冷静啊他是SSR你是三花啊!)

博雅/屠龙:我要和强大的对手切磋!
晴明/倚天:不好意思我们马上把他们拖回去。
(都是红黑×蓝白配色cp感不要太强烈!)

晴明:面目全非
无剑:三花聚顶
(本质!终于出现了!)

那个新闻联播梗的最初脑洞×
顺便来个群宣,欢迎加入梦间集语C群,群号码:620574790
这里飞燕,加不上可戳我1954473337

【于远】赏秋

依旧古风武侠设定,我们那边桂花开了,结果我离家上学去了,难过。
莫名觉得小远的气质特别像桂花×
一坐卧铺车就写于远小甜饼系列?

夏天的酷热看似没完没了,但到底是没扎下根来,一场雨一过,秋天也就来了。
半夜间似醒似睡的听着雨声,早上是被凉意唤醒的。邹远把自己向被子里团了团,还是认命地坐了起来,雨声已经停歇,窗外是雾蒙蒙的一片,湿润的凉风扑面而来,夹杂着一阵清甜的香气。
桂花!
邹远立刻清醒了,穿好衣服就向外跑去。那一排他亲手种下的桂花树确实如约开花了。
他种的是金桂,虽然不如丹桂香得浓郁,但自有一番清新味道,除此之外又多一份鲜明灿烂可赏,墨绿树叶间掩映的点点碎金似乎是吸了秋日的暖阳。秋天与金色与丰收总是相连的,桂花同样不违农时,每年丰收一次。
倒也不是每年,在邹远的印象里,去年是没有桂花香的。
那个秋天好像根本没有金色,满眼是延续了夏天的绿,又不似那样青翠喜人。干枯的绿色似乎下一秒就要失去生命,堕入萧瑟的秋风中了。那时的邹远总觉得自己就像树梢要落不落的叶子,天天在风中旋转飞舞,不得停歇。
还好冬天来了,该落的叶子最后都归了根。
还好秋天又来了,该开的桂花今年没有失约。
邹远一时兴起,飞出一枚银针。银针轻巧地穿过丛丛绿叶,钉上一支开满了花的枝子,将它带到邹远手中。
哎呀好香。
邹远一边想着喊于锋来看,一边向他房间去,路上却被小弟子拦住了。
“远哥,谷主和长老们在堂上议事呢,您也快去吧。”
邹远心里哪怕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得答应了,走到正堂却听见里面传来争吵声。
想想都知道是有一位向来跟于锋不对头的,以他来百花的时间短为借口反对他的改革方案——其实时间真的不短了。
邹远这样想,拍开正堂的大门就冲了进去。
“你们不要想着反对他,现在百花是他主事,本来就该事事都以他的意见为主。”
就算于锋没有威信,邹远绝对不会没有,他可是两位前谷主的亲传弟子。只是他很少态度如此强硬,这次倒把几位长老吓了一跳。
反对的声音停息了,于锋似乎挺满意。
“那就照我说的办,各位请回吧。”
邹远站得离门口近,第一步就出去了,于锋紧随其后,两人相互追了一路。
“总算解决了,只可惜了那一树好桂花无人欣赏。”
于锋总算明白了他来干什么,忍不住调笑道:“堂堂百花二当家,整天只想着游秋赏花,像什么样子。”
“不香吗?”邹远几乎是扑地冲进桂花树的树荫里。
“嗯,很香。”
于锋把重剑葬花向地上用力一砸,百花谷的镇谷神器重量可观,力道震得那棵树直摇晃,落了一地细碎的香。
“诶诶!这么好的花!”邹远抱怨道。
“你们百花谷土生土长的人都这么喜欢花吗?”于锋问。
“你是没见过师父他有多喜欢这些。你呢?你喜不喜欢花?”
“我就很喜欢桂花,因为像你。”
后来邹远觉得这是百花谷专用表白句式,而此时的他正愣在原地。他记得孙哲平对张佳乐说了一个类似的句式之后两人就拉着接吻。
但于锋没有,他的狂剑只是走近他,慢慢地绕过肩膀把他揽进怀里,又伸手捏起了他发间的一枚桂花。
“嗯,挺香的,而且甜。”
今秋有人同赏。

这个对视……怎么看怎么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不是装了三米厚的cp滤镜啊怎么感觉他们的眼神那么温柔甜蜜×××
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还有这张图上怎么看着倚天比屠龙矮呢……?

用中国结的姿势展示一下什么叫昼夜相依
算是曦孤衍生?等我编对儿阴阳鱼挂件再做个更完整的×
自带cp感的配色(这个色差真的没谁了)
最后一张是做一半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