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写手喻小花

这里霁云,高三闭关不定期诈尸×

【鬼使黑白】“你是不是笑了!”

小白的笑容……【躺】
大概是热恋期设定?
片段,不要管前因后果好了因为我懒_(:_」∠)_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正是黄昏。
夕阳之下,每一根落光的树叶的树枝上都挂着一颗金色的阳光,稀疏的秋草零星地在路边躺着——其实根本没什么山路,鬼使黑手中的大刀刚好开路,遇到陡坡,他就先自己下去,再牵着鬼使白的手把他拉下来。
山势平缓的时候,鬼使黑就开始唱歌了,三途河的船夫总爱唱些船歌,听多了也就会了。鬼使黑唱歌最多只能说不跑调,但是他喜欢,歌声就沿着山路曲曲折折地流向整片山坡,惊动了一群栖息着的寒雀。
鬼使白专心看路,却被那些鸟雀吸引了。他觉得实在有趣,视线就跟着它们飞走了。
歌声停下了。
“鬼使白!”
“嗯?”
“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没有啊。”鬼使白扭过头去,看到东方渐渐灰暗下去的天空。
“你有,”鬼使黑牵住他的手,“再笑一下嘛!”
鬼使白回头看他,他背对着夕阳,一身黑衣只成了一片剪影,看不清了,手是冰冷的属于鬼使的温度,却那么有力。鬼使黑用那种半是哄劝半是央求的语气说:“再笑一下嘛!”
太明亮了。鬼使白想着,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夕阳给了这个笑容太多恩赐。苍白的发丝染成了金色,面容也敷上一层粉,皮肤之下似乎血液又从新流淌起来。而那素白的衣袖似乎是摘了天边的云霞,白旗在干冷的秋风中飘动,却像是被点燃了,溢出猎猎的火焰。
鬼使黑想要说什么,那云霞般的衣袖竟搭上了他的腰,鬼使白凑上来,吻了他的侧脸。
这是完全无法预料的。鬼使黑只能抱紧了鬼使白,去吻他的唇,只是轻轻触碰,这样就忘了时间,灰蓝色从东方的天际染上西方,又渐渐被深蓝取代,半空中一轮银光。
那些寒雀又回来了。
鬼使白轻轻地推开了鬼使黑,月光洒落,勾出一个素净清冷的轮廓,那样子鬼使黑太过熟悉,又觉得可惜。
“这样的夕阳……”鬼使白倒还意犹未尽。
“算了吧。”他拿起白幡向前走去,“快走吧,该回去了。”

暮之虾8频

有在暮之霞的小伙伴吗?
皮皮虾已经霸占了整个8频。
8频不只有游戏和诗词,还有皮皮虾。

平安京春节联欢晚会

平安京春节联欢晚会

总导演:晴明
副导演:博雅,神乐,八百比丘尼
灯光:灯笼鬼,提灯小僧
舞台:涂壁,帚神
音响:天邪鬼一家亲
主持:晴明,博雅,神乐,八百比丘尼

节目单
1.开场舞:《最炫阴阳风》
表演者:全体人员(包括神员鬼员妖员)
2.主持人登场,开场白
3.歌曲:《鬼火里的姑姑》(划掉)《烛光里的妈妈》
表演者:座敷童子,姑获鸟
4.小品:《寻找一个人》
表演者:博雅,鬼使黑
(然后就可以让黑白愉快地秀秀秀了)
5.歌曲:《跳跳三宝》
表演者:跳跳三兄妹
6.舞蹈:红枫
表演者:鬼女红叶
(酒吞你口水掉下来了)
7.相声:《向黑恶势力低头》
表演者:大天狗,雪女
(我就是想看穿长衫的狗雪怎么样)
8.古琴独奏:《疯魔琴心》
表演者:妖琴师
(这个节目结束后剩下的节目都推迟了×)
9.杂技:《看谁跑得快》
表演者:山兔,镰鼬
(这大概是上个节目之后仅存的能赶上的节目了吧)
10.小品:《最强阴阳师》
表演者:晴明,众式神
(像居委会大妈一样热心才能成为最强阴阳师)
12.魔术:《大变活妖》
表演者:樱花妖,桃花妖,童男,童女
13.大合唱伴舞《走在脱非路上》(划掉)
《走在小康路上》
表演者:全体演员
14.零点报时,全体式神大拜年
15.《难忘今宵》

为了乐乐的生贺!

占tag致歉_(:_」∠)_
小天使们求kkk,k的开学考试无压力过!
距离男神生日不到一个月啊,很想大肆庆祝一下。
今年,按照时间轴来算的话应当是荣耀二年的下半赛季,也是张佳乐经历的第一次季后赛。
第二赛季百花的成绩是八强,不好不坏,那是少年的梦想第一次起飞的时候,是他意气风发的时候。
那时候的乐乐好棒啊……虽然一直都很棒❤
今年张佳乐生贺,想在一个月求到224张“繁花不灭”手写。
求手写“繁花不灭”,加自己圈名,谢谢!
不用麻烦小窗戳我了,请打“2017张佳乐繁花不灭”tag,我自己来收!谢谢各位!
当然如果能扩个列就更好啦,这里霁云,请戳1954473337❤❤❤
求小蓝手帮扩QAQ

一个没有题目的段子

【别看我,这叫诈尸】
【全职圈的太太们全跳坑去阴阳师了!连我这样的老透明也不例外!】
#花吐症#
【有时候觉得鬼使黑白的cp感可能是我们猜的,小黑只想要弟弟×】

鬼使白病了。
他早上跟着晴明出去欺负大蛇,刚刚站上位置就开始不停地咳嗽,好不容易撑完了一局,大家围着他问:“小白,你怎么了?”
“不清楚啊……咳咳,可能是昨天受凉了吧。谢谢大家,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鬼使白拿开捂住嘴的手,一片白色的小花瓣落了下来。
“这是什么?”萤草看着那片小花瓣。
“好像有点印象,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草儿你先不要碰。”晴明拦住萤草的手,让妖琴师送鬼使白回寮,自己带着剩下的主力去组队了。
妖琴师腿长跑得快,但回到寮里的时候鬼使白已经咳得站不稳了,不停地有小花瓣落出来,颜色好像也深了一些。
“小白这是怎么了?”八百比丘尼在家,她赶过来看鬼使白,“鬼使黑呢?”
“大人,鬼使黑大人出去打本了,大概要晚上才回来啦!”墙上被挂着照明的灯笼鬼说。
“这么多花瓣啊。小白,你不会是得了花吐症吧?”八百比丘尼说。
“那是什么?”鬼使白表示不懂。
“啊呀,我也说不清楚,不如找你们爷爷来问一问。”
惠比寿到底是爷爷,两位阴阳师都说不清楚的事情只有他知道。
“就是花吐症,小白,你可有心仪之人啊?”
“啊?”鬼使白耳尖红了,“为什么这么问?”
“这花吐症啊,可以说是相思之疾。若是爱意太深就可能患上,病人会不断咳出花瓣,开始时是白色,之后颜色渐深,若是不医治,七日之后花瓣便是血红,人也就随之身亡了……
“可惜这疾病没有什么药能治,唯有病人心爱之人的吻能解。但如果那人不爱却还要吻的话,不仅病治不了,还会传染。”
“那如果是单相思,岂不就……”八百比丘尼问。
“是啊。”
鬼使白听着他们的话咳得更厉害了,好容易缓过来才说:“我不要紧,爷爷,阿妈,让我自己休息一会儿吧。”
“你……”
“咳咳咳,没事。”
半下午的时候晴明带着式神们回来了,听到惠比寿的描述,也很纳闷:“那小白所爱的到底是谁啊。”
“老夫也不知道啊,问他,这孩子还不肯说。”
“那把鬼使黑叫回来,他总该知道他弟弟的一些事情吧。”
“鬼使黑跟着博雅出去打本了。”
狗粮大队长鬼使黑直到傍晚才回来,听说他弟弟病了,赶紧冲进房间里。
“弟弟?!弟弟?!”
地上是满地的粉红色花瓣,鬼使白还提醒他:“别碰着了,会传染的。”
他躺在床上,本来就白的脸现在看来是没有一点颜色了,嗓子咳哑了,说了一句话就不再开口。
鬼使黑心疼地把他抱起来:“乖,你到底看上谁家姑娘了,哥哥去帮你问问也行。”
其实他本来想说的是,哥哥去帮你把她绑过来。然而他怕鬼使白生气。
“咳咳咳……你不用管!”鬼使白把脸别过去,不肯理他。
“那……我走了?”
“不,陪我。”鬼使白开始别扭了。
他一生病就爱别扭,鬼使黑习惯了,就默默地坐在床边牵着他的手试图哄他睡觉,虽然咳嗽着睡不着,倒也是一种安慰了。
……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大半夜的,好不容易睡着的鬼使白被一阵疼痛从梦中揪了出来,他捂住嘴,玫红色的花瓣很快铺了一地。鬼使黑在隔壁听到声音赶紧跑过来。
“弟弟,你怎么样。”
“呜……”
“为什么不让我帮你呢?”鬼使黑真是气到心疼。
“你帮不了我……咳咳咳,”鬼使白小声说,“我爱的人又不爱我。”
他好像哭了,声音里带着鼻音,把自己埋在鬼使黑怀里。
“我爱的人又不爱我,他只想当我哥哥,呜——”
弟弟他,喜欢的是我?而我根本没有这样想过,更谈何救他。鬼使黑心想。
好像心被谁紧紧抓住了,他只能把鬼使白抱在怀里,说不出一句话。
“谁都不能怨……咳咳……”
“怪我。”鬼使黑柔声安慰他。
“怪你什么?怪你对我太好吗?”
“对不起。”
“陪着我吧。”鬼使白牵着他的手。
“好。”
……
那一天还是来到了。
每一片花瓣都像是在鲜血里浸染过一般,红得刺目。有说法是花吐症的花瓣是苦恋之人的心血所化,看来这说法不无道理。
病床上的人一动不动地躺着,气息全无。















没了。












真没了。












你尽管翻,如果HE算我输。












好吧我输了。














鬼使黑轻轻地走进房间,把鬼使白抱起来。
“小白,小白……”
没有回应,鬼使白睁开眼睛看看他。这个动作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鬼使黑抬起他的脸,在他惊讶的眼神里落下一个吻。
“既然救不了你,哥哥来陪你吧。”
鬼使白紧闭双眼,还是没能忍住泪水,唇上温柔的触感很真实,让人挺舒服的。
突然,胸口钻心的疼痛消散了,嗓子里堵着的花瓣一下子融化了一般,鬼使白感受到这些,瞪大了眼睛好像要把鬼使黑瞪穿一样。
鬼使黑没有感觉到异样,然后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弟弟,原来我……不是,我不知道。我应该早点下决心的,如果我早点,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鬼使黑!你个混蛋!”
一大团黑色和一小团白色同时被扔出了房门,然后那一小团白色炸掉了。
鬼使黑被摔还是被炸得都不很严重,连忙麻溜地爬起来回去哄自己的小白去了。


小剧场:目睹了一切的阿爸阿妈们表示心好累。
神乐阿妈:原来是这么回事……
比丘尼阿妈:嗨呀,我从前没觉得鬼使黑情商有这么低啊?
神乐阿妈:这可能是大部分式神的通病吧?八百比丘尼,我们等有时间给式神们补习一下情商吧。
晴明阿爸:不只式神,某些人的情商也急需提高啊……
比丘尼阿妈:人可不好教啊,要不你也吐个花试试?
刚刚打本回来的博雅阿爸:啊?你们在说什么?

【王&肖教你背单词】 Barrier 世界总会有些恶意

我差不多是一朵废云了×战战兢兢地来发文,万字大佬中的千字小透明。没脸跟大大们一个tag_(:_」∠)_
系列戳tag→王&肖教你背单词

barrier   n.障碍

“队长队长,夏休去哪里呀?”戴妍琦缠着肖时钦问。
“我去B市,你回家吗?”肖时钦收拾这他的东西。
“哦——”小戴发出意味深长的一声,成功收获了她家队长无奈的目光。
“队长,你到底是怎么跟王队在一起的,平时咱们比赛也没有见很多次吧?”戴妍琦眼睛里冒着星星,就差拿个小本子在旁边记了。
“别闹……”肖时钦虽然觉得烦,但还是忍不住回忆起来。

真要说两个人什么时候勾搭上,那是第四赛季的事了。
尽管赛季初他给雷霆带来了一个大惊喜,但这赛季的新人普遍厉害,就算玩战术也不止他一人。
况且这会儿已经接近赛季中期,他的套路恐怕也被摸清了吧。
“新秀墙。”肖时钦在笔记本上那三个本就加粗的字上又加了个圈。
夜已经深了,队友们大概不会醒来,他才轻手轻脚地摸进训练室复盘,做笔记。他没敢开灯,就对着电脑的光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才让近视度数加深的。
关了上上星期的比赛视频,电脑下面的小企鹅触电一样闪啊闪,点开一看。
啧,微草的王队长。
这个没有新秀墙的男人。肖时钦羡慕嫉妒恨地想。
“还没睡?”对面发来消息。
“嗯。”
“干什么呢?”
“没什么,王队为什么也没睡。”
“没事。”
没事个鬼。肖时钦不服。
“找我干什么呢?”
“来竞技场吗?”对面回复。
这倒是求之不得的事,肖时钦点了确认,两个人开着小号在竞技场开打。
打着打着,肖时钦就觉得有些不一样。
好像可以预判了啊?未来的战术大师预判对手不稀奇,但魔术师让别人预判到就很令人疑惑了。
虽然还是赢不了。肖时钦沮丧。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对面在语音里自言自语:“还是不行……”
“王队在调整吗?”
“嗯。”
但是好像没有一步到位,调整的目的又不是让对手判断。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遇到了障碍。肖时钦很不厚道的有点小开心,“没关系,再来一局。”
“你是新秀墙越不过去找我陪练?”
“……”竟然被对面发现了,“试了挺多方法,没效果。”
“这我知道。你见过晚霞时飞过天边的大雁吗?”
“见……过啊?”肖时钦疑惑。
“泉水不断打在石头上呢?”
“也。”
“这就对了,”那边好像笑了笑,“你不好好训练成天瞎看什么!”
肖时钦差点把键盘砸了,心里还是挺庆幸自己没喝水的。
“来吧,竞技场开好了。”王杰希淡定。
一台电脑的光融进黑暗中,好在戴着耳机,可以听游戏里的音效,不会因键盘的声音而显得夜晚更加寂静。
临下线了,王杰希又发来一句:“明天约吗?”
“约,还这会儿吧。”
那个绿色的头像灰下去了,摘下耳机后的世界也静下来。
但是这个约定就这么定下来了,即使寂静得没有提醒的声音,它也会一直被遵守着。
转眼就是全明星赛。
“下面让我们请出今年挑战的第一位新秀,也是大家本赛季非常看好的,雷霆战队的肖时钦。”主持人念稿子,“所以时钦希望挑战的是?”
“我想挑战微草的王杰希队长。”
“真是出人意料啊……”
王杰希走上舞台,小声对肖时钦说:“还没打够啊?”
然而这个小动作却没有逃过主持人的眼睛,他挖爆料一样连忙问:“两位在交流什么呢?”
“我在跟他说,新秀墙翻不过去找我陪练也行。”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留下一个尴尬的主持人。
“那我们马上开始吧。”主持人赶紧结束了话题。
不知道是不是全明星赛的原因,王杰希特别放飞自我,灭绝星辰抽得生灵灭找不着北。
“年轻人啊……”王队语重心长,完全忽视了自己只比那位“年轻人”大一岁的事实。
当天的活动结束以后,两人约好一起吃饭,最后只是在街边的奶茶店停留了一会,一人捧着一杯奶茶。奶茶有些偏甜了,不太好喝,就抱着暖手。
“我想了想,刚刚其实应该趁着你收招的时候补一个大招的。”肖时钦回忆着比赛。
“那你为什么不补呢?反应还需要加强。”
“嗯。”
……

“所以说队长,你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奶茶店里讨论比赛?”戴妍琦惊恐。
“对啊。不过那时候没在一起不算约会吧?”
“跟想象的差距太大完全接受不了啊!”
“然而这就是事实。”肖时钦说,“好了我要走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不,柳非约我夏休去找她玩。”戴妍琦露出胜利的微笑,晃了晃手机上的订票信息。
看来想要愉快的二人世界还是有难度的啊,肖队。

学科拟人设定

全九科十人
存个脑洞?
大概以后会用这个人设写一些段子。
每个学科姓氏是人教版该学科教材主编的姓氏(别笑×)
名字是(我和箫宝宝以为的)该学科一些特点。
数学和物理的名字是箫宝宝 @清歌和箫 起的。
01.
语文:袁知仁/袁知礼(儒家思想两大核心这个应该好理解)
双胞胎兄妹,知仁哥哥知礼妹妹。
分别象征中国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
温文尔雅的哥哥和大气活泼的妹妹。
两位同袍,经常穿情侣装假装情侣虐狗。
“崇古尚今,博闻强识。”
02.
数学:刘启明(学生接触自然科学的启明星)
说话做事都很严谨,条理清晰。
高智商大神,但大多数人跟不上大神的思路只能膜拜。
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跟他熟了可以拿下所有学科。
“可不是我故意为难你们的。”
03.
英语:刘莉(Lily·leon)(找了一个中英文同音的名字)
因父母工作在伦敦长大的中国小姑凉。
二十岁回国,然后再也不想走了。
希望很多出国的同胞们能再回来。
“世界很精彩,家里很温暖!”
04.
政治:田思哲(思想政治与哲学生活)
容易认真,较劲。会咬文嚼字。
稍微正式的场合就要穿正装,结果被人认为高冷严肃。
实际上很喜欢跟身边的人在一起,热爱生活。
“和我一起奔向更美的生活吧!”
05.
历史:李存青(青是汗青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青春)
长相比年龄至少小五岁。
收集控,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小东西,在别人眼里毫无条理,其实自己非常清楚。
知识很渊博,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让过去的光照亮未来!”
06.
地理:韦川河(山川与河流)
旅行家,自己背个小包能出去浪好久好久。
对单反有一种执念,目的是记录大好河山。
因为害怕自己忘带照相机把自己练成了一个画触。
“大地会记录我的脚步。”
07.
物理:张向宇(向往宇宙)
手工帝,没有上手搞不定的。家里电器没换过。
沉迷科幻小说和电影。
接触久了之后发现他脑洞有点大。
“终有一天我们会走向深空。”
08.
化学:宋简卓(简单的原子可以组成大世界,简单而卓越)
喜欢烹饪,用量筒和天平称量食材结果谜之好吃。
另一大爱好是魔术,因为食物和特效成为派对必备。
喜欢平衡,要求精度,倒也没有强迫症式的僵化。
“我喜欢变化!”
09.
生物:朱乐然(热爱自然)
对一切生命都怀有敬畏之心。
有一点腹黑,看起来温和好相处,大概是不能惹的。
笑起来还是挺温柔的。
养了一只猫,叫光合。还种了一大片花园。
“万物的生命依赖着同一个自然。”


Lof更新后手机也能艾特了。真好玩×

荣耀中学:男神们的老师设定(之提前下课)

我的妈太久没更文了差一点忘了怎么发。


叶修
“叶神好效率!”叶教的小粉丝们开心地。
“那你看。”叶修把粉笔扔进粉笔盒,“回家吧。”
“还没打铃啊肯定出不去。”
“你们走到学校门口就打铃了,能出去。”
于是叶修就看着一群学生欢呼着冲出去,还补上一句:“路上注意安全啊!”
            
周泽楷
“讲完了?”周泽楷用的疑问语气。
是讲完了……而且小周你不要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们……
学生们很无奈。
“嗯?”周老师继续无辜。
“啊?”学生们不明所以。
于是大家就这么相互看着,整个教室安静如鸡。虽然看着周老师的脸心情很不错,但是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下课铃响了。
“下课了。”周泽楷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抱起课本离开了,留下一群一脸懵逼的学生。
          
方锐
方锐大大一脸喜悦:“诶咱们今天讲得挺快!”
看着学生该趴的趴该睡的睡,方锐开始了长篇大论的感慨:“要我说咱们就讲快一点,你看你们林老师,次次拖堂,我次次得等他。”
“yoooooooo~”学生们就笑得特八卦。
“我上次下了课去找他,结果他被一堆学生按在讲台上问题。你们怎么不问我呢?难道政治就比历史好学?”
所以点心大大你是吃醋了吧……
这会儿铃响了,方锐一挥手:“下课吧,我去等林老师去。”
然后他就看见林敬言微笑着站在班门口看着他:“方锐啊,你是不是忘了我这节没课?我提前十分钟来的。”
方锐:“……”
               
张新杰
“这就是今天所讲的内容。”张新杰放下粉笔,“怎么还没下课?”
每节课都算得比新闻联播还准确的新杰非常不开心。
学生们看着张老师的脸色,非常惊恐地低下头。
然后张新杰就说:“时间不对,你们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没有问?”
没人回答。
“对,今天你没问问题。”他点了一个学生的名字。
大家纷纷向那个学生看过去,发现——
他睡了……他竟然睡着了。
张新杰走过去把人捞起来:“下课去办公室。”


没了……脑子不好使_(:_」∠)_

请假条。占tag致歉

开学了,三党请假。没填完的坑会填的只不过会比较久,希望高考完小伙伴们还记得剧情(bu,不定期诈尸,可能会更荣耀中学毕竟素材多了×

【双花】夜色如歌(09)

我好像忘了什么,大概是忘了更文吧。
不要研究关于制药行业的那些东西了,你们只要知道我这篇文里相关背景没有一句话是对的就好。
当架空好了,一切为剧情服务×

(九)
邹远一回到兴欣,就被一群人围了上来,只是大家都不说话,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这……这怎么了?”邹远懵逼。

“你身份暴露了呗。”叶修看着电脑头也不回。

“呃……情况特殊,一直瞒着大家,希望大家不要介意。”邹远只好解释。

“不介意不介意。真的得感谢你。”

“这次事情是我的失职,以后不会了。”小远认错态度良好。

“也不完全是你的错,不过以后也没有了。”叶修终于舍得把脸从电脑跟前挪开了,“所有研究成果已经发到微草,然后由国家接管,接下来就是总结和出成果的步骤,没我们的事儿了。”

“这次最后一道坎还是我们突破的。”苏沐橙优雅地笑笑,邹远发誓自己从这平和的微笑之中看到了一个草根而顶尖研究所的骄傲。

“那么,合作愉快。”义斩的总裁办公室,楼冠宁和王杰希握手。

尽管整个项目还有最后几步待完成,义斩已经拿到了XD疫苗的特许经营权。真要产业化生产,义斩是为数不多的具有经济和技术实力,又值得信任的公司。

“这都快结束了,你是不是准备回Q市了?”签完了协议,孙哲平回办公室问张佳乐。

“不回去。列屏不端掉我心里不安生”张佳乐还是眉头紧锁。

“嗒,嗒。”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王杰希进来了,是来谈工作的。张佳乐早就习惯他三天两头地往这边跑,毕竟研究不容易,因此也就埋下头工作了。

义斩大楼楼下。

“您好,我们找孙副总。”说话的是一位面带微笑的青年,带点南方口音,整个人温温和和的,那双眼睛却总给人藏了些什么的感觉。身后跟着另一位青年,一头黄毛挺显眼,看着就是活力四射的类型。

两人登记了就按照门卫指的路一路上楼,找到了办公室。张佳乐刚刚给谈工作的两个人倒了水,正准备把自己塞回椅子去,一道金色闪过,他就被一只大型犬卡住了脖子挂在身上。

“哎呀张佳乐我说你怎么这么久都没动静原来是在这里啊!最近工作忙吗?看起来不忙啊,你都长胖了,长胖了没关系,咱们乐乐永远都是美人儿。我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神奇了啊,昨天我还跟队长说……”

“妈的黄少天你给我闭嘴!”张佳乐把大型犬从自己身上抹下来,又被锲而不舍地挂上去,黄少天大有把他头上那朵不存在的小花拔下来的趋势。

“妈的智障。”

张佳乐念了一句,突然抬膝向上敲,扶着黄少天肩膀把他一扭将双手反剪在身后,扯下领带随手一缠,再一推就把他发送到了伸出手来接的喻文州手里。

这屋子里的喻文州和孙哲平都是见过他这一手的,因此并没有如何惊讶,王杰希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干嘛的,但是就凭着他一个小秘书平时在副总办公室里没大没小也能猜出他身份不一般,也没有什么表示。

倒是黄少天被惹毛了:“张佳乐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你就这么对我?咱们多年的朋友爱呢?我还是你后辈你就这么对我,是不是在霸图那地方待久了只会尊重老年人不会爱护可爱的后辈了……”

喻文州无奈地笑着一边给黄少天顺毛,一边盯着王杰希看。

“我怎么觉得他们俩之间有一种‘如果杀人不犯法你就活不到现在了’的气场。”张佳乐小声跟孙哲平咬耳朵。

“新来的这俩人是干嘛的?”

“那个看起来就很腹黑的是喻文州,盗梦师,对就《盗梦空间》里讲的那种,然后那个是他的护身宠物挂件黄少天。他们应该是来卖情报的。”

“你跟他们很熟?”

“当然熟了,我退隐百花带学生那会儿经常去找少天练两把。”张佳乐看了看孙哲平的脸色,噗地一声笑了,“吃醋了?”

“→_→”

“别闹,人家俩是一对儿你看不出来吗?”

那边喻文州和王杰希面对面皮笑肉不笑了好久,最后还是王杰希从文件袋里抽出来一叠纸:“这是真的你寄的?”

“王院长觉得呢?除了蓝雨,谁还能既有这个本事又有这个想法?”

“呃…咱们还是别打架了,来坐下慢慢聊。”张佳乐受不了这种气氛了,“文州你来找我们干什么?”

“谈个合作。张佳乐前辈不是早就想跟‘列屏’划清界限了吗?我们这里有一些证据。”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很适合他的,让人很熟悉又很害怕的微笑。

“就靠着这份报表?”王杰希一挑眉,大概是一个不服的表情。

“嗯,其实我更好奇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张佳乐好奇,他真的想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这么不对付。

“他潜入过我的梦境。”王杰希喝着水拒绝抬头。

“受人所托而已,再说王院长不是没有让我拿到我想要的吗?”

“王杰希你就是太小气,这件事本来都结束了,你换队长的安眠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队长那次差点遇到危险…”黄少天又开始了嘴炮。

“少天。”

喻文州一伸手黄少天就安静了,张佳乐抹了把额头,心想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还真是可怕。反应过来了又忙不迭地问喻文州:“受人之托?你受谁的托?”

“北桥法师,莫丹克。”喻文州不露痕迹地笑了笑,眼睛里的阴影更深了。

虽说这个答案实在太熟悉,但是喻文州直接说出来还是让人大吃一惊。张佳乐对喻文州的坦白颇为不解:
“那你现在找我们干嘛?弃暗投明了?”

“之前潜入王院长的梦境,是为了看一看让我去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想到您的警觉性这么强。后来情报完整了,我就把委托推掉了。这种难度极大还助纣为虐的活,我们蓝雨可不干。

“王院长手中的那份报表,是‘北桥’的货品记录单,其他药品都记录了详细名称,只有里‘常规药第Ⅱ’一项颇令人生疑,我就给寄过来了。”喻文州随手翻了翻资料夹。

“是市场上的仿制233药剂吧?看着数量是能对应上的。”张佳乐已经把报表抢过来了。

“所以喻队想怎么合作?”王杰希问。

“这是你换了安眠药差点失败那次我弄到的东西,如果再试一次能获得更多。推掉了‘北桥’的委托我们是亏了,希望你们能弥补我们的亏损。”

说的就跟亏了是我们造成的一样。一屋子除了喻黄两人剩下的人暗自想道。不过又好像有理有据完全无法反驳……

说实在的,王杰希作为国家高精尖科技人才,对这种不是那么正的方法还是有些抵触。倒是孙哲平和张佳乐觉得真的可以试一试。

“如果同意合作,我还希望得到王院长的帮助呢。”

“什么帮助?”

“药剂师。微草实验室应该不缺这种人才吧?”喻文州看了看其他人的脸色,站起来说,“要不三位再考虑考虑?我先告辞。”

“文州烦烦我送你们。”张佳乐也跟出去了。

黄少天说他们这几天就住在B市,张佳乐倒是很热情,说要把两人接到家里来住。

“等等,”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住孙哲平家?乐乐你沦陷了啊!他不会在潜规则你吧?你要是……”

张佳乐觉得如果自己没有捂住黄少天的嘴,他马上能给人说出一本霸道总裁俏秘书的长篇言情剧来。
“我改主意了,你跟着你家队长住酒店去吧。”张佳乐一脸冷漠无情。

“就不麻烦你了,我们就住在附近,有事及时联系。”喻文州把黄少天拖走了。